[F1專題] Mercedes跨隊內訌?

拜託Mercedes(翻譯:Bottas)能跑快一點,才不會讓積極進取卻虛耗青春的Russell有機可乘……

艾米利亞-羅馬涅站第31圈,Valtteri Bottas和George Russell(當時他們其實在跑自己的第30圈──也就是已被比賽領先者套圈)發生嚴重碰撞、雙雙退賽,還因大量散落的碎片引發將近半小時的紅旗暫停──沒看錯,Mercedes和Williams相撞、而且是在同一圈爭奪第9順位!Mercedes何時淪落到與自己的客戶、還是排名吊車尾的Williams爭位且相撞?

經過巴林站Lewis Hamilton險勝的教訓,Mercedes加大了車尾下壓力、並減輕轉向不足狀況,但這樣的設定變成不利於Bottas的駕駛習慣,使得他在艾米利亞-羅馬涅站非常掙扎,排位賽只在第8(相較於隊友刷新個人第99場竿位紀錄),溼地起跑的決賽顯然也令他很棘手,一路沒有進展,終至淪落到被Williams視為超車對象的窘境。

事故當時雙方都很氣憤(都在無線電開罵),Russell還走到Bottas車旁去「問候」,而這場事故的戲劇性在於一個是Mercedes儲備車手、一個是Mercedes正式車手,還記得去年薩基爾站Russell替染疫的Hamilton代打出賽表現蓋過「隊友」Bottas嗎?當時大家就說如果未來Hamilton續留、Bottas的飯碗就危殆了,因此這回兩人搶的不只是當下第9名的位置、還有明年在Mercedes出賽的位置。

正因為Russell有著Mercedes二軍的身分,使得這場事故對於Mercedes內部來說相當尷尬,當時是Bottas為了避免被Russell超車而將對手擠向賽道邊、使得後者右邊車輪駛上溼滑的草地而失控回撞前者,Russell表示:「如果對手是別人,他(Bottas)就不會這麼做!」言下之意是Bottas吃定二軍就該退讓。

對於Mercedes而言,第9名的2分或許沒有意義,但對於在Williams第三年還沒替車隊拿過積分的Russell而言,當然就有重大意義!已故車手Ayrton Senna(本期出刊後又將遇上他的忌日)曾說:「如果不隨時想著爭位,就不配當賽車手。」即便是二隊的二軍,也無法壓抑這種欲望。

把去年的薩基爾站和這次的狀況合併看,誰都不能質疑Russell其實強過Bottas,也正因此,Mercedes領隊Toto Wolff說:「Russell不用再做任何事來證明他自己。」意即已經證明了嗎?對他而言恐怕不夠:畢竟若能駕駛現今的Williams得分,那可是比駕駛Mercedes獲勝還更艱難得多、更能證明自己。

Russell借調給Williams的合約將於今年底到期,只要明年Mercedes任何一人出缺,這個位子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但Wolff又表示(在今年的預算限制下)修理Bottas那部半毀的賽車(或者再做一部新車)會排擠到車隊研發昇級的預算,這個指控很嚴重,甚至還可以想成是在為Mercedes今年爭冠若輸給Red Bull先打預防針,那Russell會否因為這次事故而在Wolff心中轉黑?

「事後的補救」就是Russell在第二天改變態度,說他對於這次衝動的行徑感到抱歉,這當然很明顯是「被道歉」,但這次的狀況在今年賽季或許不會是最後一次,下次遇到又該怎麼辦?Russell要用講「倫理」的敬老尊賢態度來確保明年(或者更久的未來)能擠身Mercedes本隊?請記得該隊在他之前也已經「放生」過好幾個儲備車手……
 

想看更多文章:車訊網

[F1專題] 本田的號角:Red Bull牛轉乾坤?

由於年底「又」要退出F1,Honda誓言今年將使出渾身解數、以最激進的研發進度與Red Bull一同封王,結果是在開幕站即拿下竿位,儘管決賽惜敗,但下一站就拿下壓倒性勝利!
 
幕站拿下竿位,無疑是比拿下冬季測試最快單圈更好的開局──儘管兩者都是Red Bull的Max Verstappen──因為冬測後到開幕前才是真正面對賽季的備戰,這表示Red Bull除了冬測的功課做得最好之外,到開幕這段期間也沒有被對手超越;反觀Mercedes儘管「依往例」在季前說車子有很多問題,但今年竟然不是欺敵?自從2018年之後──其實也沒到「睽違」的程度──再次被對手在開幕第二站就贏走了比賽。
 

Aston Martin為了給車隊復出F1造勢,今年提供安全車和醫療車與Mercedes分攤任務。


開幕站即拿下竿位,對於車隊戰力當然是大大的證明與鼓勵,看來今年爭冠精采了?

賽車優勢此消彼長
 
巴林站儘管Lewis Hamilton在比賽剩下1/3時逆轉、終場僅與Verstappen以不到1秒的差距險勝(相較第3名落在半分鐘外),但確實看得出若連Hamilton都陷入苦戰、代表Mercedes是真的陷入苦戰。Mercedes賽車底盤的前傾角向來不如Red Bull來得大,這在以往能維持操控較為中性,但今年規則削減了後輪前方的的底盤區塊、也就是削減車尾下壓力,這時底盤更大的前傾角就能保留較大的車尾下壓力、還能讓後輪胎昇溫更快。
 
這就是Mercedes在開季初期的主要問題:輪胎工作溫度範圍窄,需要較多時間(至少兩圈)才能進入理想溫度,這首先在比單圈的排位賽就會遇上問題:等到溫度上來了,胎況也沒那麼新了(以排位賽出去跑一趟的場合,輪胎多跑一兩圈的相對差異就很大),決賽剛起跑亦較為不利爭先、甚至剛休停換胎出來也無法很快進入狀況,但根據我們觀賽的經驗,Pirelli輪胎的軟硬程度和圈速發揮常常不成正比,造成巴林站Hamilton換了硬胎反而屢屢做出最快單圈。
 
儘管Mercedes利用早進站抵銷對方優勢的策略締造Hamilton的休停反超,但他的最後一套輪胎比Verstappen的多用了11圈,造成終盤的苦撐,終於在比賽剩下四圈時於第4彎被反超,而由於Verstappen超車時走的是賽道邊緣外的路線,因此被判必須還回位置,之後的攻勢就都無法得手了。但這個事件的爭議在於Hamilton前半場連續29圈都利用第4彎超出賽道邊緣外的路線來賺秒數(大弧度出彎比較不用收油),為何都沒有受到任何處置?


本圖可看出Red Bull底盤的前傾角比Mercedes大(看底盤後部與地面的距離),對車尾下壓力更有利。


開幕站Mercedes及Hamilton以0.745秒的差距勉強險勝,為衛冕冠軍大大敲響了警鐘,顯然本季不輕鬆了…… 

越線規定朝令夕改
 
FIA近年嚴格取締利用賽道邊緣外的路線(四輪皆壓上邊線外的「綠區」),排位賽時跨上去就會被取消單圈時間,但這次在車手賽前簡報中卻聲明決賽不罰,那當然就大膽儘量利用,只是卻在第30圈又臨時決定禁止,因此Hamilton也只有在前29圈這樣跑、而第54圈Verstappen這樣超車卻不行,FIA的標準就是關於「最大得利」的定義:自己跑時用來賺秒數,在不以單圈時間為準的決賽還能接受,但用來超車就踩線了(提昇順位就是最大得利)。
 
這就是FIA善變的標準中從來不變的底限,當然也可說正是賺夠多秒數才能實現休停反超(兼且Verstappen的第一次休停確實拖太晚),但前半場是沒禁止啊!畢竟休停超和直接超的意義本來就不同,加上Hamilton不愧薑是老的辣,他還有一個專攻年輕中二車手們的技倆,就是很會釣人,釣到你出手後才驚覺自己違規了。Mercedes在驚險中贏了比賽,但就整場比賽的走向來看,他們在速度上其實是輸的,因此很久沒看到領隊Toto Wolff這麼興奮贏了比賽。
 
有了開幕站的心得,三週後的艾米利亞-羅馬涅站(名字很長嗎?其實比賽全銜是「義大利製造‧艾米利亞-羅馬涅大獎賽」)大部分車隊都追加了昇級套件,但在溼地開始的決賽讓這些昇級看不太出效果,原本因Mercedes改良奏效、在乾地拿下竿位的Hamilton更在一起跑就被第3的Verstappen超過了,此後Verstappen就揚長而去、整場除了第27圈首次休停(雨胎換乾胎)以外全部領先到底,以與Hamilton達22秒的大幅差距拿下本季首勝。


新出道的角田展現穩健的風格與強大的學習能力,在巴林站成為F1史上首位首戰即得分的日本車手。


艾米利亞-羅馬涅站竿位的Hamilton竟然一起跑就被第3的Verstappen超越:Mercedes今年麻煩真的大了? 

衛冕之路不再平坦
 
在Red Bull來勢洶洶下,Mercedes輸一場比賽不打緊──儘管才第二場──但是輸到22秒?其實Mercedes本來會輸更多:第31圈Hamilton衝上沙地、輕觸護牆,折騰好一番才倒車回到賽道,這時已從第2落至第9,但隨後Valtteri Bottas和George Russell撞車引出紅旗暫停,亦即Hamilton只有順位的損失、賺了時間的損失,重新起跑後又展開神鬼狂追(Mercedes真的改良奏效),最後不但追回第2、還拿下全場最快單圈(真的改良奏效……)。
 
總結開幕兩站,Hamilton和Verstappen皆各取得一次優勝、一次第2,但前者還有一次最快單圈,因此尚以「些微的」1分維持領先,這時又有人有了疑問:如果今年戰局這麼緊繃,世界冠軍若靠這1分決定是否公平?依照規則得分都沒有不公平的問題,只要有得分的方式,就能有策略去決定,對所有人一體適用就是公平。至於Mercedes的八連冠衛冕之路開始得如此艱辛…別忘記2018年甚至開幕兩場都輸了,年底照樣提前封王──就是比季中的研發囉!


McLaren的Norris去年開幕站就上頒獎台,今年也在第二站就上了頒獎台,未來不可忽視。


較之去年開幕兩站的19分,Ferrari今年開幕兩站的34分不可謂進步不大,但車隊表示先過四場再看成效。



【歪批F1】
 
Haas新人Nikita Mazepin在出道F1之前的惡行惡狀就爭議多多,姑且把那些都視為昨日死,看看他在F1初試啼聲的表現:從練習賽到排位賽就不停失控打轉、甚至妨礙其他車手跑圈,決賽更於第三個彎道就自己撞牆退賽,車迷還用他的姓氏取了綽號:Mazespin(迷宮打轉:在迷宮裡迴圈鬼打牆)。

業界質疑他根本不夠格晉級F1,但這是付費車手的老套路:擁有富爸爸(在俄羅斯是礦老闆),如此財閥洋溢、天富異稟,遇上缺錢的下游車隊,就這麼一拍即合。第二場確實有進步、無事完賽,但比曾在撞斷鼻翼狀態下跑了兩圈的隊友Mick Schumacher還慢了1分多鐘……
 



想看更多文章:車訊網

相關文章(關鍵字)

[F1專題] Williams進入存亡關鍵

兩個月前曾經提到,在F1超過40年的老牌名門車隊Williams以「典當老本」的方式來融資、讓車隊能繼續撐下去,但當5月30日Williams公佈去年度財務報告時,顯示

只有McLaren願意用Honda引擎

雖然去年傳出有第二支F1車隊願意採用Honda引擎,不過新任車隊老闆Yusuke則表示由於現階段不夠強大,因此沒有車隊願意使用Honda引擎。從技術層面來看,若有第二支車隊使用會是件好事,透過更多人使用能更了

[F1專題] 「敬啟者:去你的!」 Bottas一吐去年悶氣 !!

整個2018年賽季,Bottas先盛後衰:季初因為運氣讓他丟失應得的勝場之後,士氣就一路低迷,然後淪為隊友的「僚機」,開著冠軍賽車卻過了無勝的一年……

[F1專題] 紅軍兩撞銀箭

法國站起跑,Vettel入彎煞車不及,當時左邊是路緣石、前面是Hamilton、右邊是Bottas,於是他避無可避、撞上了Bottas,導致自己鼻翼受損、對方爆左後胎,Vettel遭到5秒罰時。

F1有債必償 暑休前的最後一戰

下半季的第一場、也是暑休前的最後一場,匈牙利站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今年賽季中「承先啟後」的角色,但偏偏它的布局又屬於「非典型」的賽道,因此即便跑完了比賽,仍留下許多懸念。

[F1專題] 千呼萬喚駛出來 2020年F1終於要開賽了

在疫情中復賽的F1必然有別於你以往認定的印象,例如頒獎台上噴香檳合照的場景暫時就看不到了……

無線電指令的賭注

歐洲站決賽,Lewis Hamilton的引擎設定出現問題,依照無線電禁令,Mercedes無法告知他該怎麼做,因此他只好自己摸索,搞得圈速時快時慢,甚至跑大直道時眼睛還盯著方向盤、繼續撥弄那些旋鈕。英國站決賽

[F1專題] 決賽最快單圈加1分 !!

在今年F1開幕站前不到十天,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的FIA世界賽車委員會上提出了一項新的制度、並在F1策略小組會議上通過:決賽拿下全場最快單圈的車手可以額外獲得1分!F1曾於1950~1959年有過這項制度,距今正好整整60年。

McLaren吵著與Honda分手才有未來,原來Honda揹了三年黑鍋?

McLaren去年吵著與Honda分手才有未來,經過冬測卻證明是Honda與McLaren分手才有未來!當McLaren將引擎換成Renault之後,結果冬測出的狀況和往年仍然大同小異,這時難道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