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專題]中國禍成世界冠軍? 2020年F1開幕站遙遙無期

標題說的「開幕站」如今已經不是原訂的澳洲站,而是不知道哪一站:由於武漢肺炎世界肆虐,繼病源地中國之後,今年F1前四站都已確定取消或延期,如果歐洲疫情不見改善,恐怕到夏天前都不會有比賽……
 
上期F1宣佈武漢肺炎發源地中國站延期舉辦,結果這竟然只是一個開始:隨著逃去義大利的中國人成為歐洲首例確診,歐洲的疫情簡直發爐,尤其Ferrari和Pirelli總部所在地的北義更是完全失控,冬季測試結束後,距離開幕站正好剩下14天(而且是算到決賽日當天才能解禁),車隊到底該各自回國整備、還是先赴澳洲隔離?成為整個F1業界的難題。而在開幕站前,第2站巴林已經宣佈將是無觀眾的比賽,那澳洲可以順利舉辦開幕賽嗎?
 

歐美人普遍缺乏戴口罩防疫的觀念,使得澳洲站現場觀眾互相暴露在群聚感染的風險下。

開幕站前,F1運動總監Brawn已表示若有車隊無法參賽(一開始是針對Ferrari)、則該站會成為無錦標積分的比賽,積分關乎年度分紅,沒有積分的話,是叫大家千辛萬苦來跑身體健康的嗎(被傳染可就連健康都沒了)?結果到了澳洲墨爾本,先出事的反而不是包機前往的Ferrari:McLaren和Haas有隊員體溫異常,週四McLaren檢出一名確診!該隊當場宣佈退出本站賽事,成為壓垮澳洲站的最後一根稻草,當天深夜F1高層召集車隊緊急開會。
 

澳洲站週四,車隊工作人員還在步行探勘賽道,稍晚就傳出McLaren有技師確診武漢肺炎。

澳洲站臨時取消
 
雖然大部分車隊反對舉辦(Red Bull、Alpha Tauri、Racing Point三隊則表示在安全無虞的前提下可以比賽──但這是廢話),而F1高層仍然希望能辦成,畢竟背後牽扯的金錢問題太大;週五早上,墨爾本所在地維多利亞州政府下令即便比賽也禁止觀眾入場(看週四休停站開放時段,湧入圍場的人流幾乎都沒戴口罩,真令人怵目驚心),觀眾被關在場外開始鼓譟,最後在練習賽開始前兩小時,賽會宣佈澳洲站正式取消,成為F1歷經70年來首度取消的開幕站。
 

今年F1開放車手安全帽不必固定花色,澳洲站Ricciardo即秀出主場塗裝──但是沒用上。

除了中國站早就延期,澳洲站取消後的巴林站和越南站也宣佈延期,但有別於這幾站宣佈延期,為何澳洲站是直接取消?面對當時急著進場的觀眾,如果只是宣佈延期(delay),觀眾會以為是延後幾小時,為了疏散他們,大會只得直接宣佈取消(cancel),但這兩種狀況的差別很大:延期表示尚未成定局──還有可能舉辦──但取消就是肯定本賽季沒有這場了,依照F1合約,取消的比賽不用支付權利金給F1,而且可以退票,而延期就只是把事情往後拖。
 
比賽取消就退票,非常合理也很合邏輯,但澳洲站是在大家都到場了才宣佈取消,車隊的海外物流有DHL贊助,現場觀眾雖能獲得退票補償,但機票及住宿費用仍然是損失,最糟糕的是還可能帶病回去,這些都是賽會無法負責的。而澳洲站直接宣佈取消的另一個主因,在於該站賽場是使用墨爾本亞伯特公園的環湖道路、有著街道賽的性質,亦即平常是大眾公用的馬路,為了整備成賽場,必須花費六週的時間,造成對當地交通的妨礙,因此年內很難再來一次。


由於澳洲站取消,Pirelli準備好已裝上輪圈的1,800條輪胎全部報廢,以免拆裝過程的損傷造成使用風險。
 
後續賽程全打亂
 
街道賽場都會有這個問題,包括歐洲賽程首場街道賽的摩納哥,位處歐洲疫情嚴重的法國和義大利之間,摩納哥早已關閉所有公共場所,而整備賽場所需的工人大多來自於已被全世界管制入境的義大利。在前四站已都確定取消或延期之後,F1遂又一口氣宣佈第5站尼德蘭和第6站西班牙延期、第7站摩納哥取消,因此目前本季的開幕賽最快也是第8站亞塞拜然(也是街道賽場),但那還有兩個多月,誰知道疫情到了6月初的中亞會是如何?


F1冬季測試使用的巴塞隆納賽道原本是今年的第6站,現恐因西班牙疫情淪陷而出現異動。
 
依照F1合約,一年起碼要辦八站才能成為賽季,今年F1原本會是場次破紀錄的22站,目前已確定不會到這個數目,我們當然希望疫情在下半年之前就能緩解──不然這個休賽的「冬天」實在太長了──但上期提過,一個中國站的延期,已經很難在後面找到空檔安插,而目前確定延期的已經增至五站,要如何在能配合世界巡迴動線以及季節氣候的前提下重新舉辦?Brawn提出了幾個方案,包括密集安排(增加連週、甚至三連週賽程)以及取消暑休。
 
上期已經說過,這些都是車隊不樂見的事,但在非常時期已經不得已。連週賽程為了讓車隊物流趕得及,可望按照2010年日本站因暴雨而將三天賽程縮至兩天的前例,也就是週六舉辦練習賽、週日舉辦排位賽及決賽,當年已證明這種方案雖緊湊但可行,而且緊湊對現場觀眾而言是好事。至於暑休的替代方案則不是取消、而是提早:目前反正未來兩個月不會有比賽,車隊也因為疫情而減少上班,所以乾脆就「暑假變春假」、讓當下這段時間成為休期。
 

賽前車手在媒體的座談中紛紛表達對疫情的憂心,左二的Vettel甚至在比賽取消前已搭機離境。

車隊戰力的消長
 
在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北義,Ferrari已經宣佈至少關廠停工到3月底:廠隊合一的他們,也已因為疫情導致供應鏈中斷的問題而暫時停產市售車──反正該廠最大市場的美國和中國現在也不會有甚麼銷量,各隊也都已經響應、關閉總部,但FIA並未禁止研發,所以就看看他們要如何在關閉總部的前提下繼續研發了。而即便以上方案在客觀條件下都允許,延期的比賽也很難全部重新舉辦,且目前還不知道之後會有幾站也遭遇同樣狀況。
 
這個變局,對於車隊在季初的戰力消長也產生影響:冬季測試時,Mercedes發生多起引擎故障,Ferrari更是空力套件效果不彰(該隊以往起碼能拿下「冬測冠軍」,今年都沒有了),準備相對充足的Red Bull(Honda)原本期待能在對手趕不及恢復戰力的季初先「衝一波」──運氣好的話,可望先馳得點、搶下幾場優勝──畢竟該隊今年的目標是爭冠,現在等於憑空給了對手三個月的休整期,這個「趁火打劫」的算盤恐怕打不響了。


若車手確診怎麼辦?Alfa Romeo的Giovinazzi是現役唯一義大利籍車手,不禁令人擔心。
 
面對今年突如其來的災情,對F1的影響可不只有今年:原本明年將迎來大變革,包括車身規格的調整、動力系統的修改、18吋輪胎的起用等,也已經宣佈延至後年,甚至顧慮到現在車隊財務狀況也處於不穩定,因此明年可沿用今年的賽車,畢竟今年賽季就算沒有報廢、也已算是半殘,車隊現在也很難專心研發,不如展望明年、甚至後年,畢竟這些進程直接影響到車隊的工作,那還要不要積極備戰今年賽季?我們只好繼續觀察後續的發展了。
 
中國「禍」成最大贏家?此時此刻,沒有人是贏家。
 

Racing Point今年新車的車頭活脫就是Mercedes去年賽車的翻版,這就是同陣營的客隊提攜嗎?

【歪批F1】
 
去年提過Ferrari在賽車燃油流量上涉嫌作弊,FIA遂扣押Ferrari引擎進行調查,各隊當然不會忘記追蹤調查結果,但結果竟然是沒有結果──FIA與Ferrari達成私下和解、不再追究,因此除了Ferrari引擎用戶之外的其他七支車隊發表聯合聲明抗議FIA。

七隊中最積極的是Red Bull──因為若Ferrari被證明違規後取消成績,該隊將遞補成為去年車隊亞軍,但在Ferrari主席Elkann親自打電話給Mercedes主席Kllenius之後,Mercedes竟然帶頭打了退堂鼓,畢竟任何結果都不影響他們的冠軍嘛!
 

 

[F1專題]Mercedes的黑科技

▲依照人體自然動作,過彎時會較緊推方向盤,因此在彎中向前抵推較符合人體工學,這是DAS採用直道後拉、彎道前推(而非反向)的道理。

賽車記者和業者的眼尖程度永遠超過我們想像,但讀者也可以很眼尖:如果你有發現上期我在Mercedes的圖說中僅以三個字提到該隊的「黑科技」曝光,本期就來為你說分明。

冬季測試一開始,人們在Hamilton的車上攝影畫面中發現一個異象:當他進入主直道時會把方向盤往後拉,而在進入首彎前又會把方向盤往前推,光是這個動作已經很不尋常,對照之後又發現這個推拉方向盤的動作竟然和前輪束角(兩側前輪與行駛中心線的夾角)有連動:方向盤後拉時束角會收緊、方向盤前推時束角會張開,而且不是偶然,可見這一定有鬼!

束角收緊有利於直線速度並減少風阻,束角張開則有利於過彎抓地,這兩者當然是矛盾的,而一般束角在調整固定後無法變動(當然在市售車上早已有以電子主動控制可變束角的例子),因此車隊對束角的調校選擇就取決於在這座賽道要偏重直道或是彎道,而Mercedes這套系統就可以兼顧:在維持該隊賽車原本優異的彎道性能之餘,又能改善原本較弱的直道速度。

輿論炸開後,Mercedes技術總監Allison立即公開說明:它叫做DAS(Dual-Axis Steering:雙軸轉向)系統,確實能由方向盤的推拉來控制前論束角變化!但轉向系統包含在懸吊系統總成之內,而規則禁止懸吊系統在行駛中進行任何主動調整,因此它的適法性受到質疑,但Allison既然敢公開說明,足見已經有了底:他表示這套系統有先照會過FIA,規則原文是禁止以電子或電動方式改變,並未限制到以方向盤推拉來控制,而且DAS是採用液壓作動。

也就是說,在目前F1賽車規則下,DAS是鑽到漏洞的合法,FIA雖然允許,但並非沒有想到:在下一波將生效(由明年延至後年)的新規則中,就禁止以方向盤來改變懸吊作動,亦即DAS雖然合法、但最多也只能用到現行規則到期。適法性確認後,其他車隊大為緊張,因為它的優勢(理論上)真的很大,但其他車隊若要修改,除了液壓系統機械之外、甚至還會連動到車頭的空力,這可能要花半年時間完成,但反正今年開賽至少延後了三個月,看他們能做到什麼地步吧!

就機械工程學來看,能活動的部件就代表強度脆弱,DAS的性能在單獨行駛時沒有問題,但在前輪與他車或護牆發生碰觸時,它的耐受度是否能承擔、會否一碰就斷裂?這也有待開賽後才能印證了──總之工程師一定比我們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