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專題] Vettel明年去向終於落定

(設計對白)Vettel:「我的未來在…那裡!」

自從賽季重新開幕前的5月Ferrari宣佈明年不與Sebastien Vettel續約以來,這位四屆世界冠軍的去向就成為熱門話題之一、掀起多方猜測,他的選擇不多,因為剩下的位置屈指可數,未來不是大好就是大壞:Lewis Hamilton始終沒和Mercedes完成續約,理論上還剩一絲希望;不然就剩中下游車隊了,如果他不能接受,甚至只能引退。明年改名Alpine的Renault原本是條路,但後來也被Fernando Alonso佔了。

後期甚至傳聞把腦筋動到明年改名Aston Martin的Racing Point,但該隊兩名車手都還有長約,不過合約會是問題嗎?只要能用錢擺平,就都不是問題。Lance Stroll身為車隊老闆的兒子──其父就是為了他的參賽位置才買下車隊──席位當然難以撼動,而Sergio Perez在7月不惜確診武漢肺炎也要返回墨西哥一趟,據傳目的之一就是會見贊助商、以為他離隊做準備(再往下的車隊都需要車手自帶贊助金)。

9月9日晚間,Perez宣佈他將會離開這支他效力了七年的車隊,這時答案已經呼之欲出:9月10日早上,Racing Point即宣佈Vettel將於明年加盟!對於一支中游車隊而言,這樁人事案所費不貲:Vettel年薪1,500萬歐元(比現在的4,000萬歐元差得多了)、支付Perez違約金900萬歐元(現年薪300萬歐元)、Perez將帶走的贊助商共值1,600萬歐元,亦即車隊願意付出總代價4,000萬歐元來獲得Vettel。

確定明年轉投Aston Martin的Vettel,將在自己的F1生涯首度駕駛Mercedes引擎──你一定猜到我要說什麼──該隊是Mercedes的客戶車隊,而他長年的爭冠對手Hamilton在Mercedes本隊(儘管截稿前仍未完成續約,但既然Vettel不等了、自己先定了,可見這席不會更動了),屆時Mercedes將如何處理Vettel可能對Hamilton的挑戰?Vettel會甘於接受「車廠指令」不與Hamilton競爭嗎?
 

[F1專題] 2020年賽程全部敲定

第16站薩基爾將全部採用巴林賽場外圈路段,全長僅3.543公里、且圈速可望在1分鐘之內,因此比賽將多達87圈。
 
上期截稿前,今年F1賽程排到11月初的第13站艾米利亞-羅馬涅,接下來又確定了位於歐亞交界的第14站土耳其。當初剷掉一整片蝴蝶保留區來興建的伊斯坦堡賽道,僅舉辦了七屆的F1就結束了,今年因為顧慮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希望在歐洲圈多跑場次的前提下重新回歸。本站上次舉辦F1是到2011年為止,當年優勝者為當時效力Red Bull的Vettel。

土耳其站後,今年F1賽程首度離開歐洲圈、來到賽季收尾的中東地區。第15和16站皆於原本排在季初的巴林,將與奧地利和英國一樣是連週跑兩場,但這次的雙連賽和前兩次有所不同:賽道將規劃不同的布局!第15站與往年相同,第16站(以賽道薩基爾為名)則全部採用外圈的路段,少了好幾個內場的彎道,雖說形狀近似橢圓,但共用的三條直道路段和角彎都在、首度用於F1的外圈路段也有四個彎道,因此仍然不可能油門一拜到底。

最後來到原本就排在閉幕賽的阿布達比──只是從原訂的第22站變成第17站──這時已是12月中旬,在此結束這個因中國武漢肺炎而打亂的一波多折賽季,東亞的中國站和越南站確定不舉辦,讓本季的F1成為只在歐洲和中東進行的錦標賽。至此2020年F1賽程全部交代完畢,下期開始終於不會再出現這個欄位了。
 

 

[F1專題] 黑箭派對 什麼禁令都無法拉下Mercedes?

Mercedes的可怕之處在於:大家本來已經追不上他們了,他們卻還繼續愈跑愈快,進一步打擊對手的士氣。而又何只大家追Mercedes是如此?Mercedes自己的Bottas追Hamilton也是如此……
 
到比利時站的超高速賽道,賽車的高速域表現在這裡會被放大,亦即快者愈快、慢者愈慢,但排位賽Valterri Bottas和Max Verstappen只差0.015秒…該說是前者跑太慢還是後者跑太快?但看同隊的Lewis Hamilton和Bottas差到0.511秒,這組可以確定的是前者真的跑太快!但這都沒影響,本站的排位前三名完全等於決賽前三名、而且整場比賽沒有變換過順位。然而,本站是FIA允許排位賽「派對模式」(party mode)的最後一場,之後會有變化嗎?
 
口袋深才能辦派對
 
所謂派對模式,就是賽車在排位賽時提高供油比,求取更高的動力、以爭取起跑位置,最早是在Mercedes的無線電中聽到這個字眼,故得名,但更高動力的代價就是對引擎機件更大的損耗,因此要對耐用度有信心才能玩這招。其實不只Mercedes有這種模式,只是Mercedes的效果最大(畢竟體質最好)。為了降低差距,其他車隊主張應該規定排位賽和決賽使用差不多的供油比,FIA原本宣佈明年施行,後來提前至今年比利時站、接著又確定延至義大利站。
 
Mercedes當然知道對手在打什麼算盤,領隊Toto Wolff對此嗆聲:「排位賽禁用派對模式,只會讓我們的決賽速度更快!」若少了排位賽時的損耗,決賽時的引擎耐用度就會更餘裕,Wolff表示使用派對模式後,他們在決賽必須降低圈速約0.2秒,禁用之後形同決賽表現的口袋更深。但目前對手期待的只是可望在排位賽避免Mercedes獨佔頭排,到了正式施行的義大利站排位賽,就是印證禁令效果的時刻:結果Mercedes領先第3名超過0.7秒!
 
這證實了McLaren(明年將改用Mercedes動力)領隊Andreas Seidl早先的預測:「禁令對Mercedes沒用。」這是怎麼回事?禁令對Mercedes確實無傷嗎?這時你才發現該隊的口袋根本深不見底:當你想拉近目前的差距時,原來Mercedes其實還沒拿出十成功力,這點造成的恐怖之處在於:你已經使出吃奶的全部力氣,卻還不知道要下多少努力才能探到對方的底,「不知道目標到底在哪裡」確實令人沮喪,而在沮喪之餘,Mercedes繼續挖深自己的口袋。


義大利站原本也是Hamilton囊中物,卻在紅旗禁入休停區時換胎而被罰停10秒,但仍在後半場追回十個位置。


今年在義大利站奏起義大利國歌的最佳義大利車隊是…Alpha Tauri!Gasly成為F1史上第109位優勝者。


托斯卡尼站冠名Ferrari第1,000場大賽,該隊特別推出酒紅色塗裝以及紀念字樣,但仍然沒有什麼慶祝行情。
 
整場比賽都是派對
 
更有甚者,由於FIA的禁令是排位賽和決賽使用差不多的供油比、並沒有(也無法)規定要以高的為標準還是低的為標準(你可以把任何一個標準定名為派對模式),Wolff雖然對FIA會有這項針對該隊的禁令感到失望,但亦表示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受到打壓了(儘管打壓皆未收效):「這只會激發我們加強昇級動力…明年我們將會在決賽也使用排位賽的派對模式,讓這項禁令變得反而對我們有利!」(全程派對模式?好了,顯然他要用的是高的標準)
 
為求穩當,今年明顯發現Mercedes的決賽策略就是只求贏、不求快:只要領先就好、不求領先多少,之前即可看出當Red Bull覺得與Mercedes距離已經近到可以發動攻擊時,前車就又絕塵而去、如此一再重複。而即便開著同樣的Mercedes賽車,同隊兩名車手也有這種現象:據Bottas所言,每當他在排位賽覺得自己這圈跑得夠快了,下一圈Hamilton又能以更快的速度搶下竿位,到了決賽的追逐,他的狀況也就和前述的Red Bull追Mercedes沒兩樣……
 
在托斯卡尼的艷陽西下,本季F1重開以來的三輪三連戰終於全部跑完了──趕進度趕得很厲害──如此緊湊地完成F1規定賽季最低下限的九站(達到這個標準才能成立有效的錦標賽季、也才能向轉播商收取權利金)之後,今年最後排定的17站賽程正式進入下半季,接下來直到賽季末才會再有一輪連續三週的比賽,中間這段期間車隊不用再過勞、我也可以稍微喘口氣,9月底移師俄羅斯,將是今年賽程首度離開歐洲圈較遠的賽站。


在紅軍自家賽道慶祝紅軍1,000場,連AMG提供的安全車也改成應景顏色,使今年繼銀箭、黑箭之後還出現紅箭。


托斯卡尼站黃旗緩行重新起跑時,由於前方壓車而引發中後集團連環追撞,帶出本站第一次紅旗暫停。


錯失去年巴西站和今年奧地利站,Albon在托斯卡尼站終於以第3名完賽,讓F1頒獎台上首現泰國國旗。


 
【歪批F1】
 
Racing Point季初曾因複製Mercedes賽車的煞車導風管而受罰,但由於受罰後還能繼續使用,因此多支車隊繼續上訴,但近來連最早發起的Renault都撤訴了,只剩下Ferrari還在繼續上訴,該隊的理由是要求一個解釋。

頂級車隊和中游車隊計較?關鍵就在Ferrari今年不僅不是頂級車隊,目前積分在十支車隊中只排第六、甚至落後Racing Point兩個名次,因此若能讓後者多罰幾分當然很重要!然而,去年Ferrari被FIA糾正動力系統之後,戰力立即下滑,多支車隊要求解釋至今未果,紅軍還好意思要別人解釋?
 

 

[F1專題] Williams車隊易主、家族退出經營

Dorilton徹底清除Williams家族在Williams車隊的位置。圖左為Dorilton董事長Matthew Savage,右為代理領隊Roberts。
 
7月號曾提及5月底Williams車隊已不排除尋求金主收購,過了三個月,買家終於確認:並非當時推測那幾位車手的富爸爸們,而是美國私人投資公司Dorilton,收購金額1.52億英鎊!這個消息對車迷而言是憂喜參半:喜的是Williams車隊終於獲得穩定充裕的資金,且新老闆沒有沒有要車隊更名;憂的是投資公司只講績效,不講情面、更沒有對賽車歷史的浪漫情懷,Williams家族的管理地位恐怕來日無多。

但Williams近年來的問題是全面性的,產品(賽車)有問題就是整個企業(車隊)有問題,新老闆帶來資金後盾之後,徹底效率化的經營方式,以車隊本體的未來而言不見得是憂。副領隊Claire表示:「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希望車隊的歷史能夠翻開新的篇章。這可能是Williams家族車隊時代的終結,但我們對Dorilton展示出對我們團隊的信心給予由衷的謝意,我們期待著與他們共事。」

言猶在耳不到兩週,到了義大利站卻宣佈該場比賽就是Williams家族帶領車隊的最後一站,Claire聲明:「我曾希望繼續留在車隊、為下一代守護Williams家族的遺產,不過由於許多因素,我們需要注資,一旦完成,很多事情就不再是我們能控制的了。為了讓Dorilton身為新的所有人擁有新的開始,我決定離開車隊,這並不是輕鬆的決定,但我相信是正確的。」
顯然Claire原本以為車隊只是有了金主、不影響家族營運,但Dorilton認為Williams的問題就在營運,必須清除前朝,Claire及其父Frank同時辭職,車隊執行長Mike O’Driscoll也一併離職。Dorilton除了資方高層共同擔任車隊總監之外,另任命車隊執行總監Simon Roberts暫任代理領隊,在過渡時期總管車隊事務、直至新董事會確定新的正式領隊人選。
沒了Williams家族的Williams車隊,就不是Williams車隊了嗎?看開點:畢竟McLaren老闆早就不姓McLaren、Ferrari老闆也早就不姓Ferrari了,只是F1傳統三大車隊至此已經全都不由創隊者(及其家族)所經營,但仍然會繼續走下去。
 

 

[F1專題] 輪椅上的戰將 Frank Williams的傳奇車隊生涯

隨著Williams車隊出售、Williams家族退出,車隊創始人Frank Williams也辭去了在任44個賽季的老闆暨領隊職務(最近八年由他的女兒Claire負責實際營運),本篇就來速寫Williams家族時期帶領的車隊發展史。
 
1942年在英國出生的Frank Williams,自1977年組隊進軍F1(此指他將原本車隊股份售予Wolf車隊之後、與技術總監Patrick Head共同設立Williams大獎賽工程公司起),這支車隊崛起得很快:1978年首次上頒獎台、1979年首次獲勝,1980年就拿到隊史第一個車隊及車手冠軍、而且車隊積分領先亞軍幾乎兩倍,1981年蟬聯車隊冠軍、1982年再獲車手冠軍,這段期間Williams搭載的都是市售Ford-Cosworth引擎。
 
1983年季中Williams開始和免費贊助的Honda引擎合作到1987年。1986年3月,車隊在法國進行測試後,Frank駕車由賽場回到機場途中發生事故導致下半身癱瘓,從此只能坐在輪椅上、成為大家對他最熟悉的印象,該年他幾乎整個賽季都沒能出席比賽,但仍然拿下車隊冠軍,同年獲英國女王Elizabeth二世親頒CBE大英帝國司令勳章(1999年加封騎士,可在姓名前冠上Sir),1987年蟬聯車隊冠軍、同年也獲得車手冠軍,該年底與Honda分道揚鑣。
 

Williams於1975年已涉足F1,但將車隊出售予Wolf,因此現行車隊是在1977年才算出道。


Williams出道F1第四個賽季(第三個完整賽季)即拿下雙料冠軍。右為冠軍車手Alan Jones。

Honda與Renault助成霸業
 
1989~1997年與免費贊助的Renault合作,成為Williams目前隊史上最輝煌的時期:總共獲得1992~1994、1996~1997年車隊冠軍,而在上述五年中也只有1994年沒有拿到車手冠軍,這九年間超過一半的總冠軍獎盃都被Williams拿走了,由於與Renault合作期間的壓倒性成就,還讓Frank獲頒LH法國榮譽軍團勳章。而1997年底Renault也再次退出F1,Williams於1998~1999年轉用舊款Renault貼牌的市售Mecacrome引擎,戰力瞬間沉淪。
 
2000~2005年與BMW合作,不僅免費贊助引擎、還包括例如招商等業務,使得這段期間的隊名成為BMW.Williams,車隊此時拿過一次季軍和三次亞軍,而最後兩年以第4和第5名坐收,為求統合,BMW有意收購車隊但未成,終至分手。之後Williams陸續搭載Cosworth(2006、2010~2011年)、Toyota(2007~2009年)、Renault(2012~2013年)、Mercedes(2014年至今)引擎,但都沒有原廠主力支持,動盪中的戰績也江河日下。


這些歷史傳說中的領隊,你認得出幾個?Frank在F1業界同儕中也是備受敬重的人物。


Frank退出Williams董事會之後,Claire成為家族在車隊的代表、並接手實際營運。

從冠軍車隊到敬陪末座
 
Frank於1976年出生的女兒Claire從小即隨同父親在F1圈子,2010~2012年歷任自家車隊的公關長與行銷總監,隨著Frank於2012年退出車隊董事會、從此成為只掛名的領隊,Claire成為Williams家族在車隊董事會的代表,2013年正式任命為副領隊、實際營運車隊的負責人,2016年獲頒OBE大英帝國官佐勳章。車隊在她的主持下,僅於剛與Mercedes合作的前兩年獲得季軍,接下來就一路探底至今。
 
回顧Williams的上一個車隊及車手冠軍,已經是1997年的事了,出道20年就累積九屆車隊冠軍及七屆車手冠軍,可說是當代最風光的車隊,之後至今24年都沒再有任何冠軍入袋,上一次優勝也已是2012年的事,不僅如此,前年首度在車隊積分榜敬陪末座、去年首度整個賽季只得1分、今年目前更為積分破零而苦戰中…這不只是谷底、更是陷入谷底的泥淖裡了。Williams車隊易主後的未來尚未可知,但Frank則為F1留下了供人傳頌的歷史。
 

隨著年事已高、身體虛弱,Frank愈來愈少出席F1比賽,目前最後一次是去年的英國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