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專題] 紅軍不再設定一二號車手 後浪逼前浪死在沙灘上 ?

Ferrari車隊的既定特色之一,就是將兩名正式車手分為主將與副手,然後所有資源都以主力車手爭冠為優先,副手的角色就是馬前卒;但在今年賽季,這項行之有年的「傳統」就要被打破了……
 
去年當Leclerc被提拔至Ferrari、成為紅軍首位能在本隊出賽的培訓車手時,車隊當然知道他有才華,但畢竟尚資淺、經歷有待加強,因此車隊的計畫是即便到季中、若兩名車手的表現是五五波,則仍會以原本設定的主力車手Vettel為優先。然而,自從開季以來,Leclerc迅即發揮足以威脅四屆冠軍隊友的實力:第二站巴林,若非最後關頭引擎出現狀況,Leclerc早早便會成為去年率先為Ferrari拿下竿位兼優勝的車手,當時著實令Vettel捏了一把冷汗。
 
但只要是璞玉,遲早會發光:到了季中、甚至暑休前,Vettel相對於Leclerc的優勢仍然拉不開,即便Ferrari說過這樣的狀況下仍會以Vettel為優先,但明顯的事實是Leclerc已經拿過兩次竿位,而Vettel只有一次。暑休後第一場的比利時站,Leclerc終於為Ferrari拿下去年的首勝,但對Vettel更「致命」的是Leclerc在緊接著的義大利站締造首勝之後即連勝的成就,亦即他於效力Ferrari的首季即在該隊的聖地獲勝!一時「新救世主」、「少主中興」之聲不絕於耳。


去年Leclerc(前)的一鳴驚人,給Vettel(後)造成龐大壓力、也是後者第二度輸給年輕隊友。
 
新人以戰績證明自己
 
與此同時,Leclerc的積分終於超過Vettel,業界與車迷的輿論迅即一面倒,這對Ferrari四年多來力挺爭冠的主力車手Vettel無疑是沉重的打擊,車隊當然也發現這樣的局勢對於Vettel的心理層面有崩盤的可能,於是再過來到新加坡站,Ferrari「有意無意」「技術性」利用休停時差給Vettel「自然而然」「歪打正著」拿下去年個人首勝(也是他全年唯一勝場),自此之後,Leclerc與車隊間的互信完全瓦解、甚至兩名車手對於賽前協議的比賽策略也陷入彼此猜忌。
 
Ferrari沒有能力排解兩名車手的矛盾:主將的成績已經不如副手,車隊仍然死撐、不願翻轉兩人的相對地位,Vettel繼續負嵎頑抗(表現已經不像主將,仍要維持主將顏面)、Leclerc已如脫韁野馬(車隊不給當主將,就自己證明夠格當主將),終於在巴西站到達高峰、炸開了鍋:比賽相撞、雙雙退賽,而且兩人第一時間的本能反應都是相互指責!到了這個地步,還要談真心合作、肝膽相照,已經都是緣木求魚,但是領隊Binotto卻說還好是現在發生…?
 
看來連車隊高層都預期這個場面遲早要發生,而去年的整體表現反正已是破罐子破摔(儘管暑休後曾有一波榮景,但來得太晚,且之後又因為作弊疑雲而打回原形),為了不影響今年捲土重來的爭冠希望(畢竟又是新的一年,一切未知),要出什麼狀況最好就在去年都出完,血淋淋的教訓反而有助於車隊在新賽季重新規範、立下兩人之間的交戰守則,畢竟車手再大(大什麼大?)、也不能大過車隊,重要原因也是這兩人在幾乎撕破臉之後還要繼續合作。
 
遇到年輕隊友就落敗
 
2014年當Vettel在Red Bull首度搭檔年輕隊友即落敗時,他和Ricciardo的緊張程度甚至還遠遠比不上和Leclerc這麼惡劣,但他仍然在賽季後轉投Ferrari;而如今在Ferrari遇上Leclerc,他想逃也沒有地方逃了(其他好車隊都沒有他的位子了),他必須面對現實、與這第二位擊敗他的年輕隊友繼續搭檔。當輿論一片認為Vettel已經「過氣」時,他仍想證明自己扛得起紅軍的爭冠大業,但很可惜,車隊對他的信心也已經動搖。
 
去年耶誕節前,Ferrari宣佈將Leclerc原本2022年期滿的合約延長至2024年,這個舉動很不尋常:現行合約期滿都還早,就提前決定續約,除了認可Leclerc才是車隊的未來之外,也表示對他的信心已經大過那位四屆冠軍。那今年合約到期的Vettel呢?Ferrari表示先給五場比賽的時間再決定,因此,Vettel在紅軍還有沒有明年,就取決於他今年截至第五站為止的表現了,如果仍然不能證明自己比Leclerc有實力,Vettel甚至面臨自F1退休的境地。
 
去年季初Vettel起碼還有車隊以主將待遇力挺,今年連這都沒了:去年耶誕節Ferrari媒體餐會上,總裁Camilleri和領隊Binotto皆表示該隊在2020年不再區分一二號車手(去年終盤實質已經如此:車隊開放兩人自由競爭,反正爭冠已經無望),亦即Vettel不會再受到車隊的優待、將和Leclerc完全公平競爭,也就是這前五站他要完全靠自己;而對Leclerc來說,只要他在這五站明顯擊敗Vettel,那幾乎可以肯定明年就能換隊友了(即便尚不知會是誰)。


去年首度扛起Ferrari領隊大任的Binotto即遭遇兩名車手擺不平的難題,今年會否更加棘手?
 
打破不算傳統的傳統
 
這個局面也很不尋常:以Ferrari的「習慣」,就是要區分一二號車手,以利於鞏固爭冠中心、不會出來一些滴滴答答的小牙籤造成內耗,爭取車手冠軍會更有效率──不錯,紅軍確實向來有車手冠軍重於車隊冠軍的傾向,但要說為此區分一二號車手是「傳統」,卻也沒那麼傳統,畢竟這原非該隊固有文化,但卻已成為人們對Ferrari的印象──那是從何時開始這樣的呢?這要追溯至20年前Schumacher在任的時代,更精確說,就是2000年。


2000~2005:Schumacher(右)確立完全頭號車手地位,Barrichello(左)則成為F1史上代表性的二號車手。
 
1996年Ferrari以重金禮聘兩屆冠軍Schumacher加盟、打算以他為核心打造爭冠團隊,搭配的隊友是以風格火爆著稱的Irvine,當時的紅軍百廢待舉,Schumacher對車隊的復興貢獻龐大。到了1999年,Ferrari終於重返頂級車隊,但卻由Irvine在開幕站即獲勝、也是他加盟紅軍三年多來的首勝,他的野心就大了起來;當年英國站,他起跑時與Schumacher相爭,結果將後者逼到撞牆,這一撞甚至撞斷了腿!令老天王缺賽將近三個月養傷。
 
在這段期間Ferrari只好以Irvine做為主將、並以Salo代打做為他的副手,後者在德國站甚至放棄自己的優勝機會、讓車給前者,但Irvine的表現實在不夠穩定,在這六站之中只拿了兩勝。Schumacher於倒數第二站傷癒復出後也接著擔任副手,這兩站都「盡職」拿下第2,但Irvine只獲得一勝,最後Ferrari雖然獲得睽違16年的車隊冠軍,但Irvine仍然爭冠失敗(或許這也合紅軍的意?Schumacher與車隊懸樑刺股四年,怎可讓「他人」先收割成果)。
 
完全頭號體制的確立
 
2000年Ferrari將「副手」換成Barrichello,同時車隊也對去年的意外痛定思痛:若要確保主將Schumacher封王,賽季一開始就要讓他的積分極大化,也就是副手完全成為「僚機」、負責護航,為主將營造一切獲勝機會──即便不能獲勝也要盡可能拿到最高名次──甚至不惜犧牲副手自己的勝機,儘早讓主將提前確定封王,之後的壓力就輕了。即便這個極端的策略讓紅軍的比賽常常看起來很醜陋,但確實奏效:Schumacher拿下Ferrari睽違21年的車手冠軍!
 
Ferrari從此確立這種「完全頭號車手」的政策,也讓該隊寫下連續蟬聯五屆車手冠軍、六屆車隊冠軍(即雙料五連霸)的歷史紀錄(直到去年才被Mercedes以雙料六連霸打破),Schumacher個人也成為F1史上空前的七冠王,且最後一冠的2004年甚至前13站拿下12勝、早早在8月就確定提前封王!即便2005年被Renault / Alonso擊敗,政策依舊不變,2006年取代Barrichello的新副手Massa甚至以Schumacher門徒自居,但老天王仍於年底首度引退。


Schumacher(右)受到自居為其門徒的Massa(左)崇敬,但後者並沒能成為老天王的傳人。
 
2007年Ferrari招來Raikkonen替補Schumacher遺缺,由於他的資歷只比Massa多一年,因此車隊沒有預設一二號,而這年Raikkonen在效力紅軍的首季即重奪車手暨車隊雙料冠軍;但到了2008年的表現則不如Massa積極,因此季末轉而輔佐後者爭冠,只是並沒有成功──Massa在閉幕站最後半分鐘被Hamilton搶走總冠軍。他倆合作的三年是Ferrari自2000年以來到去年為止唯一沒有設定頭號車手的期間。


Raikkonen(右)強龍即壓地頭蛇,Massa(左)唯一一次經歷隊友獲得世界冠軍。
 
戰力低落令頭號無用
 
2010年Ferrari與Raikkonen提前解約、迎來先前終結老天王霸業的Alonso,由於他已是兩屆冠軍,理所當然成為完全頭號車手,Massa繼與老天王搭檔的一年之後、時隔三年再度成為完全副手,這段期間Massa真是受盡了委屈:不但在比賽中直接被車隊以無線電告知隊友比較快、要強制讓車,還為了提昇隊友的起跑位置而被撕開變速箱封條、主動遭罰退,但這樣忍辱負重仍未能讓Alonso獲得冠軍,2014年Massa被回鍋的前隊友Raikkonen取代。


面對Alonso(右)的到來,Massa(左)再次成為完全副手、而且備極屈辱。


2014:即便Alonso(左)與車隊嫌隙已深,回鍋的Raikkonen(右)成績仍不能與他爭鋒。
  
即便Raikkonen身為Ferrari至今最後一位車手冠軍,然事過境遷,如今的完全頭號車手是Alonso,但與後者擊敗Schumacher的那兩年一樣、Ferrari陷入戰力低落期,車隊卻埋怨Alonso、終至留來留去留成仇,2015年去職、被也曾經痛擊他們的Vettel取代。Vettel和Raikkonen私交甚篤,但四屆冠軍的頭銜太大,因此儘管前者資歷較淺,已進入職業生涯後期的後者也不介意擔任扶龍之雲,但不只Vettel扶不起來、此時Ferrari的戰力也扶不起來。


Vettel(左)搭檔好友Raikkonen(右),是他最近最舒適的時期,但表現卻常荒腔走板。
 
接下來的故事就到現在了:去年Ferrari首次提拔青年軍車手Leclerc、將Raikkonen交換去子車隊Alfa Romeo(原Sauber),Vettel不但失去與好友搭檔的舒適圈、更面對新隊友的強力挑戰,四年多來的頭號車手地位終於崩壞,甚至只剩下今年短短前五站的「留校察看」期。經過這個冬天,為紅軍效力第二年的Leclerc將會更富經驗、更加自信,滿腦子想的只有磨刀霍霍向Vettel,而倘若Ferrari今年真有爭冠戰力,他倆的廝殺只會更加血腥……


2019至今:Vettel(右)維持四年多的頭號車手地位終於被Leclerc(左)擊垮、進入留校察看期。
 
Ferrari確實向來有車手冠軍重於車隊冠軍的傾向,但要說為此區分一二號車手是「傳統」,卻也沒那麼傳統,畢竟這原非該隊固有文化。

【歪批F1】
去年賽季後,Leclerc在杜拜參加跳傘活動,結果惹怒了Ferrari,因為他事前並未向車隊報備──事實上,如果有報備,車隊就不會允許他參加:車手是車隊的重要資產,當然不能讓其他的高風險活動使這項投資打了水漂。

Leclerc表示:「一般來說,我若做些特別的事,都會徵求Ferrari的意見,但這次例外:我告訴自己就算有問題也不會被責怪,但他們知道之後有點生氣,我不會再這樣了。」你可不要以為優先獲得續約就能為所欲為啊!


 
 

相關文章

[F1專題] 2020年賽程陸續更新

F1於6月中與義大利穆捷洛賽道簽訂了MOU(備忘錄)意向書,7月初即宣佈本站將成為今年F1第9場比賽,依照奧地利史泰爾馬克站的前例,本站將以所在地行政區的托斯卡尼

[F1專題] Alonso確定於明年復出F1

自從Ricciardo宣佈將於明年轉投McLaren取代將於明年轉投Ferrari的Sainz以來,業界即關注誰將坐上明年Renault的頭號車手席位(Ocon雖然與車隊同屬法國籍,但他的資歷顯然只能是二號),甚至未獲Ferrari續約的Vettel

[F1專題] 處變不驚 黑箭包辦開幕三連戰

經過F1史上最長的一段休賽期──整整七個月──開幕的奧地利站仍由Mercedes拿下首勝,這不意外──這是從練習賽就預期的事──但拿下竿位的是Bottas、整場比賽從頭至尾領先每一圈到獲勝的也是Bottas,複製

[F1專題] Williams進入存亡關鍵

兩個月前曾經提到,在F1超過40年的老牌名門車隊Williams以「典當老本」的方式來融資、讓車隊能繼續撐下去,但當5月30日Williams公佈去年度財務報告時,顯示

[F1專題] 千呼萬喚駛出來 2020年F1終於要開賽了

在疫情中復賽的F1必然有別於你以往認定的印象,例如頒獎台上噴香檳合照的場景暫時就看不到了……

[F1專題]F1史上最緊湊的趕命賽程

上期提到F1計畫在原本第11站的奧地利進行今年的開幕站,隨著計畫愈見可行,「待從頭收拾舊山河」的調整版新賽程也逐漸成形,如同本文附表

[F1專題]賽季未開,先來洗牌? 明年頭路 超前部署

2020年F1賽季拖到現在還沒開始,根本無從評估大家今年的表現,但是車手市場不等人:隨著Ferrari確定不與Vettel續約,連動產生的明年車手洗牌

[F1專題]疫情造成車隊財務危機 有多少人能撐過這場風暴?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不見趨緩,F1取消或延期的賽站愈來愈多、「開幕賽」繼續延後。對於車隊來說,沒有比賽就沒有新收入,好處是讓「預算

[F1專題]讓車手染病以獲得免疫?

在中國武漢肺炎於歐洲大流行之後,各國政府處理確診者疲於奔命,為減輕醫療負擔,英國採行「群體免疫」政策:不刻意積極防疫,民眾集體染疫